9·11事件发生后,美国发誓不抓住宾·拉登决不罢休﹐为此美国发动了新世纪的第一场战争:10月7号,美国开始对阿富汗进行了大规模轰炸,据说美国已派地面部队进入阿富汗。不久美国国务院又说,不管抓住抓不住宾·拉登,美国都要把战争进行下去,并宣称这场反恐怖主义的战争将是长期的。

  这里,人们就提出了一个问题:美国发动这场战争的目的是什么呢?是为阿富汗还是为宾·拉登?

  我们知道美国是世界上能源消费量最大的国家。美国的能源消费占世界的四分之一,可能源生产只占世界的19%。现在它的石油储量只占世界的2.12%。小布什上台后发表了新的能源计划,认为美国能源供应前景黯淡,他说:“汽油的价格和加利福尼亚的断电已经让人们看到了这种苗头。”另一方面,世界能源需求在增长。专家估计,到2020年,全球燃料需求将增长50%,美国能源情报局今年4月25日发表的战略研究报告《21世纪的战略能源政策和挑战》警告说“从40年代末以来的几乎每一场美国经济衰退都是以石油价格暴涨为前奏的”,“实际上,世界目前已经濒于用尽其现有的石油生产能力,从而造成爆发一场石油供应危机的可能性,这样一场危机的后果将会比人们30年来所见过的更加严重。”由此带来的结果却是石油和天然气市场日益紧张,通往石油消费国的陆海能源运输线越来越重要。争夺海上交通线和陆上能源输出管道线路控制权的斗争越来越激烈。

  里海是仅次于中东的世界第二大储油地。它位于欧亚大陆的接合部,石油储量主要集中在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阿塞拜疆。据估计,里海石油储量高达2000亿桶(约270亿吨),天然气储量14万亿立方米。陆上石油储量也有几十亿吨,天然气陆上储量30亿万立方米。这样丰富的油气资源不能不引起大国的注意。

  长期以来,美国一直为里海石油输出线路大伤脑筋。1999年11月,在美国总统克林顿推动下,阿塞拜疆、土耳其和格鲁吉亚签订一项协议,要在巴库和土耳其港口杰伊汉之间修一条输油管道,计划2004年建成。美国还计划推动建设一条将土库曼的天然气经里海底部,再经阿塞拜疆和格鲁吉亚两国,利用巴库-杰伊汉管道输向土耳其,目的是利用这条管道将中亚石油国家与西方联系在一起,减少对莫斯科的依赖,同时也可避开伊朗这个所谓“高风险地区”。为此,在美国政府的压力下,英美石油公司曾搁置了准备动工的一条被认为最经济的经伊朗的管道线路。但2001年3月俄国与哈萨克斯坦共建的从里海沿岸的田吉兹油田到俄黑海港口新罗西斯克的管道宣告修通,首批试运原油已输入管道。这对美国无疑是沉重的打击。更令美国人担心的是,中国也于2000年宣布要修建一条从中国西部到东部沿海,全长4000多公里的“西气东输”管道计划。这条管道一旦修通,中国不仅会在经济上受益,在政治上还将中亚国家,乃至东北亚油气资源稀缺国家的利益与中国联为一起。

  长期以来,美国一直试图推动一条从中亚经阿富汗、巴基斯坦,最终进入阿拉伯海的油气管道线路。1997年,在喀布尔,美国加利福尼亚联合石油公司副总裁马蒂·米勒同塔利班就这条输油管道问题举行了谈判。但是,由于阿富汗内战不止和塔利班的反西方态度,使美国一直无法达到目的。

  有人会问:美国已经控制着的中东石油,这难道还不够吗?

  其实,美国对来自阿拉伯半岛石油供应一直有着这样的担心,即一旦中东局势出现动乱,西方就会因石油价格上涨而出现国内政治经济危机。美国自己生产的石油只能满足国内需求的一半,美国的西欧盟友就更少了。美国及其盟友不相信伊拉克或者伊朗能够保证石油稳定的供应,也不敢将赌注全押在沙特等少数亲美的中东国家身上。拥有全世界最多石油资源的沙特阿拉伯正面临着许多社会和政治问题。在克林顿时期代表美国政府协调同中亚国家进行能源和贸易合作的卡利基,曾指责布什政府对里海的油气资源持消极态度。他在美国《外交》杂志上发表文章说,“如果美国因为无所事事、轻率而丢掉过去已经取得的成绩或者坐失将来在该地区的机遇,那么这将是极其严重的错误”。

  心动不如行动。布什的反应是迅速果断坚决的:现在美国已打响了阿富汗战争。

  事实上,9·11事件发生后,在辑拿和打击恐怖分子问题上,布什的选择很多,但布什偏偏将目标锁定在阿富汗。美国国务卿鲍威尔9月26日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说﹐如果阿富汗塔利班政权交出藏在阿富汗的恐怖袭美头号策划嫌疑人宾·拉登﹐并摧毁他领导的“基地”(al-Qaida)国际恐怖网﹐或许能够避免同美国发生战争。10月中旬美国又说,不管拉登结果如何,美国将把战争进行下去;这是一场长期战争。这两句话通俗说法就是:拉登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美国在阿富汗的地缘政治经济长期利益;为此美国人必须作好长期流血的准备。

  另外,美国出兵阿富汗还有更深远的政治考虑。我们知道,上世纪90年代,美国大体完成了北约东扩和日美同盟关系的巩固和扩大。1999年美国为首的北约利用科索沃战争将军事力量插入俄国传统势力范围巴尔干,同年波兰、捷克和匈牙利加入北约。如果波罗的海三国加入北约后——这是迟早的事,西方就在波罗的海到巴尔干再次拉起一道隔离俄国的新“铁幕”。在太平洋地区,美国已从日本经台湾、菲律宾到澳大利亚拉起遏制中国的新链条。现在美国人还没填补的政治真空地只剩中亚地区。去年美国开始重视印度,其意在为进入中亚建立跳板。9·11事件后,美国干脆一步到位,将军事力量直接插入阿富汗。如果美国军事行动顺利并在阿富汗扎下了根,在波罗的海三国及日本与西方盟友关系日深的情况下,美国为首的西方就在西、东、南三个方向堵死了俄国南下的战略通道并从西东两个方向扼住了中国经济必须依赖的中亚和东亚能源进口源头;在中国、俄国、伊朗三大国之间插入阻止其可能出现的政治合作的楔子;与沙持阿拉伯半岛的美国军事力量一起,对波斯湾石油输出口形成钳制态势,并以此与美国在印度洋上的迪戈加西亚基地的海军呼应,对印度的海上力量形成南北夹击之势。如此以来,中亚和中东的石油资源就可以在美国的掌控下畅通无阻地流向西方,俄国和中国连接中亚的油气输送线路将面临贬值的压力;美国独霸世界的战略体系也就大体定型。

  英国在9·11事件中和军事打击阿富汗行动中始终中是美国最坚定的盟友。9·11事件前几天,也就是9月7日,英国石油公司(BP)宣布退出一项从中国西北部架设长达4,000公里的天然气管线到上海的“西气东输”工程。(凤凰网9月8日消息)英国石油公司是经由中国政府认可参与投标“西气东输”管道工程的4家外国公司之一,最后的得标者将和中国石油公司合作这个项目。英国石油公司预估全部经费大约需要150亿美元。4天之后,9·11事件发生,随之而来的是美国有条不紊将目标和军队投向中亚阿富汗。目前看,英国石油退出中国西气东输工程的想法是深谋远虑的。

  对包括能源在内的战略资源的控制权是美国霸权的基础,也是美国地缘战略利益的关键所在。美国曾从索马里撤军,因为哪里没有美国迫切需要的战略利益。美国没有从科威特撤军,也没有推翻萨达姆政权,是因为美国在波斯湾有重大的战略利益,美国为此需要长期在科威特头上空悬一把“达摩克利斯剑”,以确保科威特对美国军事力量的长期需求。

  现在,美国在阿富汗开始了所谓“持久自由行动”,因为美国在这里有着更为重大的战略利益。美国要将“反恐怖主义”战争长期进行下去,战争的结果很可能又是老布什“沙漠风暴”策略的翻板,美国可能会在打败塔利班并在阿富汗扶持一个新政权的同时也“无法找到”宾·拉登,这正如老布什打败伊拉克后又保留萨达姆一样,以使阿富汗新政权象科威特那样,对美国军事支持的长期依赖。对小布什个人来说,功成阿富汗,则意味着他成就了一件自拿破仑到克林顿,从彼得大帝到勃列日涅夫谁都没有实现的霸权“伟业”,但这对阿富汗和中亚人民来说,是喜是忧,目前实难定论。